10 第十一章:偷溜(1 / 1)

一脑子的疑问冒出来,向汀雪还没有想明白,手机又在手里嗡嗡震动,眼睛扫过手机屏幕,熟悉的电话号码让她不得不暂时放下甄皓霖的事情。

她接通电话,并把声音压到最低:“我是谈晶晶,李医生,您好!”

李医生那副男性特有的粗嗓音从电话那头冰冷的传来:“谈小姐,我今天给你打电话,只是通知你,如果你今天中午十二点之前还交不上医药费,那就请你过来医院收拾东西。”

什么医院什么医德,眼里只认钱,交了钱对你吆五喝六,交不上钱直接撵人出院,济世救人他妈的都是传说中的神话,向汀雪恨恨地咬了一下嘴唇,眸中迸出浓郁的恨意:“钱的事情你放心,十二点之前我一定把钱转进医院的户头,你们收到钱后,麻烦给换一个单人病房。”

李医生呵呵一干笑:“换病房可以,但要看谈小姐中午转进来的金额有多少,如果太少,只怕还不能给谈小姐换病房。”

怎么可能会少。

高影治给了侍皇俱乐部一百万买下她的初夜,侍皇俱乐部按规矩扣除了向汀雪的检查费、中介费、保密费和善后费等一切乱七八糟的费用后,她也还能拿到二十万。

二十万如果不换治疗方案,可以撑上二十个月,就算更换更好的治疗方案,也可以撑上半年的时间。

而且按合约上的签定条款,侍皇俱乐部要在今天早上十点钟之前把钱打到她的卡上,所以时间是完全可以赶得上。

收了电话,向汀雪开始冲洗身体,九点钟,她就把垂到腿边的长发吹干,并盘在脑后,然后再穿衣服。

一套七成新的粉色运动服,一双八成新的白色旅游鞋,一个斜挎的黑色帆布休闲包,穿好后,她把运动衣的拉链拉到最高,戴上运动服的帽子,戴上黑色口罩,再梳理齐眉的流海,这样一装扮,她一身惨淡的吻痕、淤青的额头和破裂的唇角就被全部遮掩起来,只露一双美丽的眼睛在外面,谁也看不出异样。

一切就绪后,她轻手轻脚的走出浴室,偏头一看,甄皓霖还在床上睡觉,保持着和刚才一样的睡姿,显然一直没有醒。

她长吐一口气,小心翼翼地穿过套房。

忽的,睡梦中的甄皓霖翻了一个身,向汀雪吓了一跳,僵在那里,见他再没有其它动静,才又猫着腰蹑手蹑脚地走出去,并轻声地合上房门。

甄皓霖闭着眼睛,听到身后传来的关门的声音,唇角不由微微扬起,脸上露出一片阴冷的笑。

向汀雪下身疼痛行走缓慢,出来温迪姆宾馆后,直接上了一辆公交车,坐了四站地,看到ct银行才又下车。

她进去柜员机前查看卡上的金额,密码输入,上面显示人民币7,000元,明显的,侍皇俱乐部还没有打款。

离十点还有二十分钟,向汀雪也不着急,她站在太阳底下等待,见银行斜对面有一家药店,于是横穿马路进药店买了两盒毓婷。